易经为中国哲学之核心
起名
起名
起名

易经为中国哲学之核心

发布时间:2017-03-17     阅读:124    原创

        “易经”的思路应看作是中国哲学的一个核心,而“易经”则可作为中国哲学的始点和原点。这两个意思显然已逐渐为广大的中国哲学研究者所接受和重视。同时,它也引起了更多“易经”学者新的研究兴趣,甚至能跳出传统研究格局,从而扩大了研究的深度和视野从整个中国哲学的发展需要来看,我们实已面临到必须开辟新境的关头。过去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多是模拟西洋学者,提不出中国哲学史的创见。而且往往套入一个封闭断裂的系统走不出来,不但没有东西哲学比较的眼光,且对中国哲学的源头没有真实和深刻的理解。因此,自胡适之写“古代中国哲学史”和冯友兰写“中国哲学史”迄今已超过半个世纪,中国哲学史仍是一部断头的哲学史,中国哲学的源头活水仍未能完全得到体会。文章出自起名站长丁洪专,转载希望保留版权
        如今,我们反思诸子百家,深入历史和考古文献,正视中国文化的起源问题,不得不追溯到“周易”的思想形成过程,因之便掌握到“周易”是中国哲学的始点和原点这个命题。
        基于此一了解,“易经”可有三个始点,即本体,宇宙,思维。但从已经完成的“易经”这本文献来看,三者的合一才是整个“易经”哲学的开始。三者合一的结果,可以是本体论,宇宙论和方法论的。
总结以上的了解,“易经”作为思考的方法,它包含了四种运动:一而多和多而一,静而动和动而静,外而内和内而外,知而行和行而知。
         第一种力量是外观的能力。它指外观于世界,掌握和认识世界。
        第二种力量是内省的能力。“易经”的卦辞为吉,凶,悔,吝,得,失的判断,是一种趋向与后果来认定其价值是吉是凶,是悔是吝。内省并不是单纯为了追求价值,也是一种以“原始反终”的心态来了解宇宙的过程和趋向。要掌握“易经”,就有内省的能力,即是对语言,意义,以及道德价值内在于心的判断,显示对行为的趋向的认识。文章出自起名网站长丁洪专,转载希望保留版权
        第三种力量为“易经”作为一个思惟模型,它还具有一种超越的能力。超越也就是运用知性的眼光,涵盖千差万别的世界于一整体之中。这就是超脱宇宙的“多”,而掌握了整体的“一”,但又同时涵盖了“多”。所谓“超越”,并不是超离,而是超越出来而又能包含这样的一个境界,即是“一”而“多”走向“多“而”一“,”静“而”动“走向”动“而”静“的境界。”太极“的观念就是如此发展出来的。
。。第四种力量是投入的能力这种能力是投入到特殊具体事务之中,掌握主客观的具体行动投入的另一层意思是能够掌握主体参予和推动,从而建立主动性和发展性;不只是单纯的认知,而是从知到行,从行到知,从通变到变通,从变通到通变的过程。
        简言之,外观的能力是由外而内,再由内而外;内省的能力是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超越的能力是由一而多,再由多而一,由静而动,再由动而静;投入的能力是由知而行及由行而知。文章出自起名网站长丁洪专,转载希望保留版权
          当我们谈到科学与“易经”的关系时,不能舍弃科学而只谈“易经”。就现有的科学成就来说,“易经”可以欲科学建立关系,但这也并不能代替科学本身的自发,创发过程。创发本身也是“易经”的思想方法,也是宇宙本体之所在。创发不仅存在,而且我们从内从外都能感受到,我们必须以创发作为最大前提。有了创发,才能整合,才能系统化。同时,我们也不否定推陈出新,因为它也是一种创发的方式,它在旧的形式上推陈出新的事物。但对陈旧的东西的认识不等于创发。只有从故纸堆中跳出来,才能开创出有心意的东西,面对这个世界创造新形象,新思维和新认识。


上一篇: 白话易经

下一篇: 易经原文加译文

最新指南更多

起名知识更多